万物都随着夜生长

山间月.

放下一只猫猫试图勾引没睡的阿月老师@izaki 

Q:你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在最近玩的游戏里,会发生什么呢?

在动森里生活在我快乐的小岛上

【双关】人间惊鹊

关宏宇看见一只鸟。


黑脑壳,淡灰白的羽毛泛了点蓝边,是城市里常见的灰鹊。落在监狱的铁丝网边上,顿了顿,又在哨声里扑啦啦飞走。他仰着头看天空,那只灰鹊在监狱四方的蓝天里划了道弧线,很快不见了。关宏宇仰得脖子痛,那灰鹊像是在他心上落了一下,颤动还在,只是空落落。他低下头来,瞅着灰白掉皮的墙根儿,墙根儿每天都有人打扫,连片青苔都剩不下来。他往那灰白里看,依稀觉得自己又看到灰鹊的影子。


关宏宇拎着包出来的时候有大太阳,日头毒,照得他睁不开眼。关宏峰打着把黑伞站在那儿等他,风衣外套,没围围巾。津港这季节还不算太冷,西北风卷着叶儿兜过耳朵边。什么东西“啊——”了一嗓子,关宏宇抬头,...

白日


改(sha )编(ren) 梗(fang  )

图(huo)

为爱发电(?)

我草——手里搂一个,脑袋上顶一个

壁纸一张

壁纸一张

© 山间月. | Powered by LOFTER